yabo下载

Posted on

yabo下载

这位大律师指责贾跃亭及其“小集团”涉嫌欺诈性诱导、违法解职、拒绝履行合同义务、克扣离职补偿。

多特蒙德vs弗赖堡分析前不久,贾跃亭的中国债权人成功说服美国破产法院,将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案从特拉华州转移至加州,距离其真实资产所在地更进了一步。

2020年1月3日,官司缠身的贾跃亭再度遭遇新的打击:前法拉第未来(以下简称 FF)法务总顾问刘洪以谎报资产、虚假承诺入职待遇、违法终结合同、克扣离职补偿等诉讼理由,起诉了FF、母公司 Smart King、FF 员工王佳伟和邓超英等人。

FF官方于2018年8月2日宣布了刘洪加盟公司,担任全球首席行政官、全球执行副总裁和法律总顾问的消息。

在加入 FF 之前,刘洪已经是一名在国际(特别是中美)法务、金融和监管等事务方面拥有丰富经验的法律人才,在顶级国际律所美亚博 (Mayer Brown) 担任全球高级合伙人。

刘洪曾在帝杰集团 (DLJ)、瑞信等顶级机构担任要职,曾负责中国第一部证券法的起草,获得《商业周刊》、《国家法律杂志》、达沃斯论坛等颁发的多个奖项。

多特蒙德vs弗赖堡分析在提交到纽约南区地方法院的起诉书中,刘洪的代理律师指出,贾跃亭以及他的小集团 (clique) 王佳伟(贾跃亭的外甥)、邓超英(贾跃亭的办公室主任)等人:

1)谎报了 FF 拥有的资产,以及许诺给刘洪入职后可以获得的经济回报,诱骗他离开之前的职位加盟 FF。这一行为涉嫌违反美国证券交易法;

2)在收到刘洪关于不当行为的警告之后,威胁开除他,并最终强行解除了他的职务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lepetitrevelois.com/,弗赖堡队并持续对其进行言语羞辱、人身和财产威胁。

这份起诉书,内容非常详实,基本上还原了 FF 在2018/2019年最为焦灼的阶段,内部发生绝大部分关键事件。

刘洪在顶级律所担任要职,若没有极其丰厚的经济回报不可能跳槽。王佳伟向刘洪展示了一份股权文件,并对他许诺:如果加盟 FF,将可以获得母公司 Smart King 约 2%的股权。在当时(恒大入局之前),这笔股权的价值约等于4,300万美元。

随后。贾跃亭等人在一次会议上告诉刘洪,显示恒大已经投资 Smart King 20亿美元,且这笔钱已经到账――该交易在当时还未公开。他们还表示如果加盟 FF,他将拥有的股权价值将提高至“每1%=4,500万美元”,也即9,000万美元。

刘洪在会议上多次要求查看能够证明这笔投资存在的文件,均被贾跃亭方面拒绝。实际上,这笔投资并未发生,恒大向 Smart King 允诺的投资总额只有11亿美元,且在会议当时只到账了3亿美元左右。但是在当时,刘洪选择了相信贾跃亭。起诉书指出,刘洪“在当时对 FF 能够成功的期待,因为恒大的投资而增强了。”

贾跃亭还进一步许诺给刘洪300万美元的签约奖金、未来五年内每年100万美元的工资,以及其它福利。刘洪最终接受了这些承诺,和 FF 签订了合同,并从美亚博离职,放弃了律所高额薪水和即将兑现的退休福利。

最少五年的雇佣合同有效期;300万美元签字费,每年发放20%,如果提前解除合同,一次性付清;五年500万美元的薪水,如果提前解除合同,一次性付清;2,000万股 FF 股票,以受限股或期权方式发放,如果提前解除合同,将自动行权。除此之外,在刘洪签约时,贾跃亭还和他签订了一份董事薪酬协议,宣称将在 IPO 等重要股权事件发生时,向刘洪支付 FF A轮融资时1%股权等值的现金。

刘洪于2018年2月15日正式加入 FF(比此前媒体报道的日期早六个月),担任全球首席行政官、全球法务总顾问和全球资深顾问,并收到了分批支付的首笔签字费、期权等。

起诉书宣称,在入职不久之后,刘洪就发现了来自贾跃亭及其小集团“违法、歧视性和不可理喻的行为” (illegal, discriminatory, and outrageous behavior)。为此,刘洪多次建议贾跃亭及其同伙停止这样的行为:

贾跃亭“明目张胆地”(brazenly) 宣称喜欢跟年轻的员工一起工作,认为 FF 应该更多招聘更年轻的员工,因为那样符合创业公司的形象和环境,年龄更大的员工不受欢迎;2018年,多名员工在内部提交投诉。其中一条投诉指出,员工被要求为贾跃亭招聘更“美貌”的女性;有投诉指出,贾跃亭可能在使用 FF 作为移民欺诈的“签证农场”,美国移民局曾对 FF 进行了现场取证。2018年8月,在未和法务讨论的前提下,贾跃亭突然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大规模裁员。刘洪却发现,被裁的全部为外籍员工,正在申请工作签证的中国籍员工反而幸免;贾跃亭及其同伙惯常对其他员工进行职场霸凌、威胁和骚扰等行为。贾跃亭曾公开表示任何人如果胆敢和自己的意见相左,将会被开除和起诉。他还曾在公司内公开指责联合创始人兼产品策略高级副总裁 Nick Sampson 是“白痴”(idiot)。

2018年10月底,FF 绝大部分的非中国籍高管和外部法务顾问打算发起行动,调整管理架构以挽救公司,并为此私下联系了恒大集团。刘洪向贾跃亭建议应该及时退让,让其他人代行他的职责。

起诉书提到,贾跃亭当场勃然大怒,公开辱骂和威胁刘洪,并当场解除了他全球法务总顾问的职位,剥夺了他的诸多职能。贾跃亭的小集团成员,包括其办公室主任邓超英等人,同样对刘洪进行了言语辱骂。

这一事件,直接导致了 FF 多位非中国籍高管当场或不久后辞职。这些高管包括: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 Nick Sampson、高级副总裁兼产品和工程负责人 Peter Savagian、高级副总裁兼生产负责人 Dag Reckhorn、副总裁兼质保负责人 Butch Darrow、副总裁兼科技负责人 Jeff Risher 等。

2019年1月23日,刘洪向贾跃亭发出了一封言辞十分激烈的邮件,希望贾不要因为他的谏言而对他展开报复。即便如此,贾跃亭及其小集团仍然没有停止对刘洪进行威胁和羞辱,要求他违反有关法律执行相应的裁员命令。

2019年2月11日,刘洪入职一周年的四天前,贾跃亭通知其已被正式解除合同,并且宣称“就算违反了合同也不在意 “(he did not care)。贾跃亭进一步表示,他和公司拥有“无限的财务资源”(unlimited financial resources),如果刘洪胆敢质疑,一定会用尽一切资源与其开战。

FF 副总裁叶青(乐视美国副总裁)当场护送刘洪离开了公司,并表示如果他胆敢挑战贾跃亭,贾跃亭将会动用媒体的力量,在全球摧毁他的信誉。

不仅在公司内羞辱刘洪,贾跃亭还曾试图在私下威胁刘洪及其家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。起诉书揭露,邓超英曾联系刘洪在加州的地产经纪人,胁迫她允许 FF 的“恶棍”(goons) 进入刘洪的住所。这一企图被地产经纪人拒绝。

如前述,合同规定,如果在五年有效期内解除职位,允诺给刘洪的签字费、工资等经济权益必须一次性支付。但是,直至刘洪提起诉讼,FF 仍未向其支付240万美元的签字费剩余部分、400万美元的工资剩余部分,且没有及时、完整兑现刘洪的行权要求。

贾跃亭在10月提交了个人资产重组保护(详见硅星人此前的独家报道),按照破产法对申请人的保护,刘洪无法对贾跃亭继续进行财务追缴。

起诉书提到,被告人对刘洪的利益造成诸多侵害,包括通过欺诈行为诱骗他放弃本来顶级的工作、高额的收入和丰厚的福利待遇;因为离开了之前的律所,刘洪的客户关系都转移给了同事,没有律所愿意给他称职的工作。

此前,硅星人报道了贾跃亭和其债主在美国特拉华州法庭上的激烈斗争。美国破产法庭监管人 (U.S. Trustee) 发现,贾跃亭及其团伙成员存在严重的资产隐瞒、关联交易等行为,试图在破产案件中隐藏自己的资产,侵犯债权人的利益。

admif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